热辣点击
赞助展示
最新图片

常吃去山上捕捉的飞禽走兽对身体有益还是有害?

[点击图片进下一张 ] 跳转到

  最近我常随人去山上捕捉鸟雀、山鸡和狐狸等飞禽走兽,请问常吃这些山上抓到的动物,对身体有益处还是有坏处呢?具体有什么益处或者坏处呢?望专家给予指点。非常感谢!...

  最近我常随人去山上捕捉鸟雀、山鸡和狐狸等飞禽走兽,请问常吃这些山上抓到的动物,对身体有益处还是有坏处呢?具体有什么益处或者坏处呢?

  由于环境污染(如工业废物、农药、自然垃圾等),因而许多野生动物深受其害,一些有害物质通过食物链的作用进入动物体内而累积增加,人若食之,容易生病。弊大于利的。

  吃野味而引发病症的情况时有发生。比如吃海物、贝类、蝗虫等引发了许多病症,这是因为摄入过多的异性动物蛋白所致。患者多出现头晕、呕吐、流泪、眼珠红肿、面部肿胀、喉头水肿、呼吸困难、血压下降等症状。吃活蛇胆容易引发急性肺炎,出现四肢无力,严重黄疸等症状。

  动物学研究专家指出,灵长类动物、啮齿类动物、兔形目动物、有蹄类动物、鸟类等多种野生动物与人类共患性疾病有100多种,如炭疽、B病毒、狂犬病、肺结核、鼠疫、甲肝、鹦鹉热、兔热病等,是值得人们共同注意的。

  展开全部多种野生动物与人共患性疾病有一百多种,如炭疽、甲肝等,大多数野生动物基本上没有经过检疫,随意捕食很危险。

  据有关动物疾病专家介绍,灵长类动物、啮齿类动物、兔形目动物、有蹄类动物、鸟类等多种类野生动物与人的共患性疾病有一百多种,如狂犬病、结核、B病毒、鼠疫、炭疽、甲肝等等。人如果患上炭疽,身体会出现脓疱、水肿和痈,病毒还会侵入人的肺和肠胃。B病毒研究专家说,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猕猴有60%携带B病毒。人如果被这样的猕猴挠上一下,甚至沾上其唾沫,都可能被感染,而生吃猴脑者感染B病毒的可能性更大。人一旦染上,后果不堪设想。

  蛇是人们常食的野生动物,那么蛇类的状况究竟如何呢?蛇身上有多种寄生虫。最常见的为“曼氏迭宫绦虫”的幼虫,多头蚴。人们在饮食制作过程中,特别是吃火锅的过程中,虫卵和虫体并不能完全被杀死。裂头蚴一旦进入人体内,危害很大,可使人感染裂头蚴病,引起眼、口腔颌面、皮下、脑及内脏各部的疾病,在皮肤上形成直径1至6CM的肉芽肿囊包,并且不易根治。裂头蚴在肠道内发育为成虫,即曼氏迭宫绦虫,可导致腹部不适、恶心呕吐,严重时危及生命。蛇胆虽是一味中药,但其药用与食用迥然不同。药用蛇胆的来源、炮制方式、服用方法和用量都有严格精确的规定。餐桌上的蛇胆,讲究个“鲜”字,都是从蛇腹中现取的,含有许多由肝脏输出的有毒物质乃至鞭节舌虫等寄生虫。盲目吞服鲜蛇胆,极易损伤体内器官,诱发肝、肾功能衰竭。

  初闻SARS之名,人们对其完全陌生。正是这个被称作非典型肺炎的SARS,在2003年的春天让人们和死神赛跑。

  “冠状病毒”被证实是SARS的元凶,但是这种病毒来自何处,尤其是否来自野生动物,医学界、科学界一直争论,一直没有定论。5月24日,农业部动物冠状病毒疫情调查组发布消息说:中国SARS病毒来自野生动物。这篇消息还说,专家们已从蝙蝠、猴子、果子狸以及蛇等多种动物体内检测到冠状病毒基因,已测出的病毒基因序列与SARS病毒的基因序列基本一致。调查组认为,SARS病毒或类似SARS冠状病毒可能存在于若干野生动物体内。另据报道,深圳与香港合作研究发现,SARS病毒来自野生动物。果子狸体内的SARS病毒与人类SARS病毒有99%以上的同源体。

  从安徽老家南下广州多年的吴金桥一直从事贩蛇生意。去年12月10日,吴金桥突然发现自己因为“感冒”而高烧不退。并没把此当回事的他只是在一私人诊所随便拿了些药,还照例去农贸市场做蛇生意。几天过去了,“感冒”非但不见好转,反而越来越重。12月17日,吴金桥不得不拨打“120”急救。

  在吴金桥的病例被曝光后,有消息更进一步证实,广东最早发现的几例非典患者,大多近距离地接触过蛇等野生动物。

  自从学术界提出SARS病毒是否来自野生动物,并为此争论、求证的时候,许多国人的心情一直忐忑不安。人们对于早些时候关于SARS病毒来自野生动物的说法一直抱有侥幸心理,同时又伴着恐惧。无论是侥幸还是恐惧,皆是因为始终相信报复之说的国人,由于滥吃野生动物而对野生动物造成的伤害之深不能不让国人感到“做贼心虚”。

  在谈论SARS的时候,从上到下,一直都在说这是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在揭开了SARS病毒的来源之后,与其说SARS是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不如说是如期而至。因为滥吃携带病毒的野生动物,病毒迟早会在人类身上发作。

  “食在广东”。稍对我国饮食文化有所了解的人都知道这样一句话。的确,传统粤菜给人带来了巨大的饮食享受。但是,广东人在让国人不断领略粤菜美味的同时,也开了另一个先河,这就是吃野生动物。从改革开放初期深圳香密湖度假村吃猴脑,到后来的吃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巨蜥、二级保护动物穿山甲等,广东滥吃野生动物之风愈演愈烈,更为严重的是,这股滥食之风大有在全国蔓延之势。

  从去年岁末的国家林业局开展的以打击破坏野生候鸟为主题的“候鸟行动”,到今年春天的打击破坏野生动物的“春雷行动”,记者目睹的滥吃野生动物的现象令人震惊。

  “候鸟行动”中,在湖南省岳阳市记者看到了从鸟贩手中查获的即将被卖到餐馆的数百只候鸟,在广州东站1000多只鲜活的各色鸟儿险些被送上餐馆的案板。“春雷行动”中,记者在广东广西看到的几幕更是惊心动魄。大量国家一二级重点野生动物被非法贩运到广东的餐馆,许多人从未见过的巨蜥、穿山甲居然成了广东人的餐桌上的美味。从“候鸟行动”到“春雷行动”,广东人的吃技着实令记者大开“眼界”,从拳头大小的麻雀到身体硕大的蟒蛇、巨蜥,广东人无所不吃。

  中国科学院研究员、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常务理事、我国著名的野生动物专家冯祚建最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透露,目前,人们广泛食用的野生动物大多是脊椎动物,共有53种,其中14种是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53种中的46种完全是纯种野生动物。冯祚建说,这46种野生动物目前人类根本不可能饲养。

  从事了四十多年野生动物研究的冯祚建对目前我国野生动物的处境充满忧虑。他说,由于人类的进步,工业的发展,环境污染以及人类对野生动物滥捕乱猎的加剧,再加上滥食野生动物恶习的愈演愈烈、人类对于野生动物毛皮的青睐,这些无不造成了野生动物的生存空间越来越小。冯祚建说,近几十年来,人为原因造成的我国野生动物的灭绝速度比自然原因快了上百倍,许多动物濒危甚至已经灭绝。高鼻羚羊70年代在我国已经灭绝,麝,五六十年代我国尚有200万至300万头,目前只剩下十多万头。黄羊,在人们的狂吃下,从五六十年代的80万至100万头,现已锐减到40万至50万头。

  这些被减下去的动物跑到哪去了呢?专家证实很大部分被吃掉了。据冯祚建介绍,一些城市年可消费蛇类1000吨,大概有200万条蛇,个别城市更是达到了3000吨,足足有600万条蛇。不仅如此,许多国产野生动物不够吃了还要进口。记者在广西就看到了被走私进来的穿山甲、巨蜥等。

  据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对全国16个省会城市和5个地级城市1381个餐厅、286个副食商场和218个集贸市场所做的调查显示,49.8%的餐厅、15.4%的副食商场和41%的集贸市场经营野生动物;被调查者中46.2%吃过野生动物。另据有关调查,在广州市有50.5%的人吃过蛇。

  有食野生动物者,就有为食者而非法猎杀野生动物者。国家林业局证实,目前,这种供求关系导致破坏野生动物的违法犯罪大要案件日趋增多;非法运输野生动物日趋猖獗;作案手段更加隐蔽,犯罪向有组织化发展。冯祚建说,不仅如此,一个物种就是一个基因库,一个物种灭绝了,就等于灭绝了一个基因库。

  无论是在古代,还是现代,也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在西方,天鹅始终是美丽的化身,曾目睹过天鹅被杀惨状的国家林业局的一位官员,因难以理解人们为何要吃天鹅而不得不气愤地责问:“中国人怎么了?”

  就在记者采访冯祚建时,有关方面还未完全证实SARS来自野生动物。面对严重的SARS疫情,再联想到我国野生动物屡遭破坏的现实,搞了一辈子野生动物研究的冯教授不无痛心地说,我倒真希望有关方面能证实SARS病毒来自野生动物。他说,这样,或许能改变人们滥食野生动物的恶习。

  望着满头华发素以科学严谨著称的老科学家竟然无奈地说出如此咒语,记者的心被震撼了。每一位国人,我们确实到了该猛醒的时候了:为了吃,我们难道不要命了吗?

  有人预测,SARS事件有可能影响今年我国国民经济增长速度。对于广大老百姓来说,这种说法显然过于抽象。但是,建国以来,中小学全面停课,人们惶恐无地不敢出门,迫不得已去超市也要戴上口罩,明媚春光下,却鲜见休闲嬉戏的人群,这些在共和国的历史上绝不多见的现象,让身处疫区的人们彻底领略了2003年春天的严酷。

  早在多年前,对于人们滥吃野生动物的行为,无论是动物学家还是医学专家均发出过郑重警告。这些专家说,灵长类动物、啮齿类动物、鸟类等多种野生动物与人共患性疾病有一百多种,如炭疽、甲肝等。由于绝大多数野生动物基本上没有经过检疫,随意捕食确实很危险。

  于是,我们开始反思,我们开始审视国人的饮食文化,这些固然不可或缺,但是,要想从根本上改变我们的饮食恶习,仅有反思,仅靠倡导饮食新风尚显然不够。

  冯祚建,生于广东、长于广东的动物学家。他说,他小时候外婆就常说野生鸭比家养鸭补得多。在广东,记者曾遇到一位在广东的东北人,尽管其父母是地地道道的东北人。但是他在广州生活了几十年后,已完全接受了广东人的吃野生动物“补”的说法,并在不断推广。由此可见,广东吃野生动物不仅由来已久,而且还会传染扩散。

  如何改变人们的饮食陋习,广东省为此做出了真实的努力。出于改变人的饮食习惯需要一个过程这样一种考虑,广东省颁布实施了《广东省野生动物保护管理条例》,今年1月31日广东省政府又发出了落实该条例的通知。通知要求,各级政府、企事业单位和部门的领导、工作人员要坚决抵制食用国家和省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及其产品的不良风气,对非法食用野生保护动物的单位和个人,应当按照《条例》的规定予以坚决处理。

  尽管如此,为何仍没能管住人们的嘴呢?有关专家认为,关键在于我国对于滥食野生动物无法可依。目前,我国对于非法猎杀、运输、经营野生动物都有了明确的禁止性法律规定,我国有关部门也曾多次下大力气对非法猎杀野生动物的违法犯罪活动进行打击,但是,历次打击过后,都不可避免地出现死灰复燃。原因何在———有需求!需求的背后还是对于滥食者无法可依。很显然,在滥食这一环节上法律掉了链子。正是这一漏洞,给违法者逮了个正着,沿着这个缺口,无数野生动物成为非法猎捕者的枪下冤魂、众多食客口中的美味佳肴。

  有专家说,出台禁止滥食野生动物的法律在一定程度上还很复杂,原因是,在我国食用野生动物有直接食用(即在饭店食用),也有间接食用(如制药等)。因此,制定出台禁止食用野生动物的法律存在一定难度。但是,目前在我国完全靠人们的自觉自愿行动抵制滥食野生动物恶习,事实证明不可行。我们还必须借助法律的威力,尽快立法,用法来管住我们的嘴,用刑来捆住我们的手。

  SARS的教训告诫我们:是到了痛下决心的时候了,我们不能再犹豫,我们需要倡导饮食新风尚,我们更需要对滥食者予以严刑峻罚。遏制SARS,我们寄希望于摒弃滥食野生动物的恶习,我们更寄希望于法律。


点击排行